18th 9月2021

污污污软件

by admin

入住新的城主府,丁馗在费则的介绍下面了解巨羊城。天籁『小说『.『23txt.

巨羊城下辖十个镇,分别是白泥镇、止水镇、枯木镇、飞沙镇、冷水镇、明月镇、雨地镇、热泉镇、野柳镇、银叶镇。

每个镇有三千到八千居民不等,加上下辖的村子,一个镇约有近三万的人口,十个镇加起来近三十万。

这是战后慢慢恢复起来的数量,在战前有三十万出头,作为战争中被占领时间最长的城市之一,巨羊城的人口恢复算是最好的。

除了原有的居民还有大量外地流民,那些流民多数因为战争失去原有的家园,看上生产和生活恢复最快的巨羊城,跑过来后有安稳的生活,干脆留下选择长期定居于此。

位于北面的五个镇比较富庶,分别是春露河南岸的止水镇、雨地镇和冷水镇,还有巨羊城通往驼峰山隘口道路上的白泥镇和银叶镇。

位于南门的五个镇相对贫困,在大沼泽边上的枯木镇和野柳镇,还有中间的飞沙镇、明月镇和热泉镇。

从巨羊城南门出,先后穿过明月镇和野柳镇就能进入大沼泽,再往南便是永胜基地。

城里在册常住人口有十五万,加上外来的流动人口突破二十万大关,算是达到最低的郡城标准,目前是南丘郡除郡城外人口最多的一座城。

说到人口不得不提一下福利院,这个世界上第一家开办的福利院吸引不少外来的流民。很多走投无路的人听说巨羊城有个地方,那里能帮助无依无靠的人,纷纷慕名前来一探究竟。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巨羊城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城市,就算没有寻得机会,有福利院在至少不用担心会饿死。

原来不足十万人口多的一座小城经历大战后,被丁馗盘活了商路,在国内外商会的经营下迅猛展,如今已堪比上等城。

倚在床边的小酒窝

“什么?今年巨羊城外国人商会预计缴税六十万金币!”

丁馗不敢相信费则的报告,六十万金币的税款相当惊人,等于外国进口货物总值达六百万金币以上。

由于巨羊城属于被占领区,光复后国家有长达五年的免税优惠,但外国商会来经商仍要征收税款,统一按货物估值的一成计算。

“这个数字还不包括走私夹带的部分,不过郑大人把上半年的三十万金币带回南京城,库房里仅剩二十多万,下个月还能收上来几万。”费则已计算清楚。

“巨羊城归我以后,这笔税款怎么算?我的天,半年税收就等于护国侯一年的饷银。”丁馗记得第一次到平中郡接饷银时的场景。

“正常情况下州牧会按过往五年的年均收入计算,要求我们上缴一半的商税,不过巨羊城新建一个码头,商税金额刚刚呈现上涨势头,属下认为南京城明年会要求本城上缴三十万。”费则特意到州城调查过。

“交一半我还有三十万,乖乖,没算上本地居民的税款呢,难怪小时候欧阳冲和蔡然看不起我,他们家的收入起码是丁家的好几倍。”

丁馗才认识到一个城主的收入有多少,丁家的饷银少得可怜,要知道一品侯意味着一个郡城的收入,起码比城主多个倍。

“王国在488o年以前免除本地税收,领主最多能征收不过百分之十的税。

本城包括十镇约有四十五万人口,除去三分之一无收入人群剩下三十万人。

按人均年收入五金币计算,就是一百五十万金币,三年内您最多能征收十五万每年。”费则算了个大概。

“不收,本地居民的税在三年内我一个铜板也不收。人口是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我们还可以吸收更多的流民,不能被眼前的利益蒙蔽双眼。”丁馗态度坚决。

费则提醒道:“可是今后城中的所有开支都要您来支付。”

“那些不是问题,羊毛出在羊身上嘛。”丁馗胸有成竹。

费则心里嘀咕:羊毛当然不会出在狗身上。

“城防军目前是什么一个状况?”丁馗问道。

“属下核查以后,合格的城防军有两千四百人,暂时由丁羽代掌大统领的职位。”费则不相信别人,说服敖羽出来管理城防军。

丁羽之名远近闻名,南丘郡里谁不知道飞将军的亲兵,倒没有哪个官兵敢不服的,大武师来当城防军统领已经是纡尊降贵了。

“我只要精锐,四级战力以上的才要,给我狠狠地操练。两千四百人可以分成三支队伍,轮流交给薛队操训,受不了的统统退给治安署。”

丁馗要把钱用在刀刃上,不够精锐的部队宁愿不要。

“可是哪里这么多四级以上的战力者?”费则感到为难。

“现在没有我们可以培养,会有办法的。对了,你觉得本城可以不要城墙吗?”丁馗忽然抛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不要城墙?”

费则属于正规军方系统出来的人,不太熟悉那些离经叛道的想法。

“城墙是一座城市最稳固的依靠。巨羊城的周边基本是平原,没有城墙一旦遭受入侵将无险可守,只能靠守城的部队正面死磕。”

丁馗听完摇摇头,说:“本城最大的危险来自于江面上,西面有我的王室哨站,北面只要守住渡口就行,南面有永胜基地。

一旦敌人从东面而来,必然是无法抗衡的数量。根据上次的经验本城毫无坚守价值,敌军可以绕城直接攻击隘口和渡口。

我们只需保证紧急撤离的时间,当现来犯之敌出防御力量,有足够的时间疏散想逃走的百姓,不愿逃走的可以留下。

城中的守备力量可以撤退到隘口或基地,渡口那边便交给郡城防御,我们可以留下有生力量更好地牵制敌军。”

“明白了,老爷的意思是需要预警时间,战时这里的城墙顶多能坚守十天半个月,还不如守好隘口和基地,那么我们的假想敌只可能是孟国。”费则忽略了曹国。

曹国想直接攻打巨羊城比较费劲,他们有更好的攻击目标。

“不对,”丁馗竖起右手食指左右晃动,“还有己国。”

“己国?”费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友邦。

“恩,”丁馗点点头,“别看己国是友邦,他们在上次战争中的表现很危险,若没有图谋便不会赖在春露湾水寨那么久。”

费则醒悟过来,说:“好吧,不管孟国还是己国,他们的主要进攻手段就是中等战船登6。

最佳的地点就是两个码头,而我们可以通过大火和沉船来阻止,但河岸线总长有五十多里,我们不可能守住部。”

“沉船?对了,你提醒了我。我们可以做河岸防御,只要设障碍物阻止战船靠岸就行,用不着部防住,南北各防约十五里就行。”

丁馗翻开一张军事地图,用笔在河岸线上标注。

“敌军从被我们现到靠岸,登6后再整队行军到城区,这段时间需要一个多小时吧?”

“对!建造障碍物比建城墙容易。”费则的思路被打开,“如果我们预先得到情报,提前做出准备,可以拖延敌军两个小时以上。”

“情报!渡河攻击需要大量的准备,我们把建城墙的钱花到情报工作上,预警时间可以提前一大截,就算情报中含有大量不确定因素,只要短时间内加强通元江的巡逻,我们可以赢得半天的预警时间。”丁馗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

“河岸障碍和情报似乎真的可以代替城墙。”费则兴奋地站了起来。

“恩,不要着急,这件事再花点时间推演,等柳先生回来好好商议一下,暂时确定用河岸障碍和情报作为代替城墙的选项。”丁馗把目光移到城防布局,“现在可以先规划一下本城未来的布局。”

城市管理中比较重要的一环就是规划,巨羊城面临新的机遇,他现在的想法就是搞好规划。

“没有城墙的治安也是个大问题,治安署目前有五百人,拆掉城墙以后肯定不够用,三千城防军也守不住所有出入口。”费则现新问题。

“城防军不能用来维持城市的治安,也不能部依靠治安署,可以增加一个辅助的机构,在此之前我已经安排了先手。”丁馗露出神秘的笑容。

“施济会?”费则脑子一转便想到。

“我给新的机构起了个名字,叫‘城管’,可以把施济会中底子比较干净的人转为城管。”

“城管?意思是城市的管理者?”费则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差不多吧,协助城市管理的人,一个半官方的半武装力量。施济会还有存在的必要,我们不能直接跟黑帮联系,有些事情让他们干比较好。”

丁馗心里想:城管有正面的作用,对城市化是有帮助的,尽管他们在华夏社会的名声不太好,但主要看做事的人和规定,最重要是他们便宜。

治安署属于一座城的公职人员,而他定义下的城管属于辅助人员,两者的薪资有区别。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