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th 9月2021

猫咪最新的入口

by admin

丁薇的提议,吕成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不过尽管心动,决定也不是那么快就能做出的,毕竟,他有家小的负担。

所以有点犹豫,不敢轻易冒险,此刻一时半会儿,神情很是纠结。

珍珠反而爽快多了。

“干了。”

她轻声说道。

语气却万分坚定。

吕成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珍珠知道,这男人不是没看到这行业的前景,也不是没听出来这份工作比在工地里有前途。

但是他不敢。

因为家里有老父母,底下还有孩子,身边还有妻子,甚至还背着几万元的欠账。

每个月什么都不干,都要出一大笔的开销。

卖萌音容街拍秀美动人

这重重的压力压迫着他,让他轻易不敢动,唯恐耽误了时间挣不到钱,让家人受苦。

……

这一刻,她也不顾是当着小姑娘的面儿,一把拽住吕成黢黑的大手,忍不住又是眼眶一热。

想当年,她喜欢吕成时,两人还都在一个班上。那会儿吕家虽然艰难,但因为壮劳力吕父身体还好,所以其实重活吕成是没干太多的。

他的成绩好,家里就指望着他上大学拿补贴,然后过好日子呢。而父母两人的钱,供接下来两个小娃娃上学,是根本没有问题的。

单纯的少年少女谈恋爱,最后也不过是拉拉手。那一刻的怦然心动,至今仍在珍珠心头回味了无数遍。

她清楚的记得,那时候丈夫的手还是挺白的,而且也不像如今这么粗糙。

这一握,更加坚定了珍珠想要闯一闯的决心。

……

“大成。”

她轻声劝道。

“我知道你怕什么……你不就是怕万一这件事没成,耽误了时间,回头工地上的活不好找吗?”

珍珠的神情坚定又认真,出的话也是经过考虑的。

“但是你想想,就算这耽误时间了,一分钱没挣到。但只要能填饱肚子不就行了?工地上的活肯定还有机会,只不过是你可能错失了跟随装修队的机会。”

“但是就算你跟随装修队又能怎样呢?”

“大头在工头手里,你能拿到的也不过就是工资,这种集体的装修任务还很重,而且钱款要到年底才能结。”

吕成动摇了。

丁薇也忍不住无声叹气。

农民工讨薪,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有的。

这头珍珠也看出了他的动摇,赶紧趁热打铁:“跟着人家干,一个月也就那点钱。我们还要养家糊口,能攒下来多少?”

“那工作又累,我的身体重要,你的身体就不重要吗?万一你垮下去了,我们这一家老小怎么活?”

……

“还有我们的欠债……”

她看了丁薇一眼,对着丁薇赞许的目光,又更加坚定了信心:“除了丁薇的债,我们还欠老乡有三万多没还,八万块钱,你不吃不喝,打工得两年才能还清。”

更别提还有家里的开销。

他爸的药,儿子的奶粉钱,万一有个头疼脑热的,还有村里的人情礼物……

桩桩件件,什么都要钱。

这是吕成轻易不敢变动的原因,但也可能是他做出改变的契机。

这一点,珍珠把握的很清楚。

“但如果你真听丁薇的话,到时候装修做出成绩来了,多少挣的肯定比这个多吧。”

“挣得多,就算咱们家开销大,你还钱的速度是不是变快了?”

……

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如同人人都知道的开源节流,一个月挣一千,省吃俭用花两百攒八百;肯定是比不得一个月挣一万,随意花销两千还能剩下八千来得多。

这个道理吕成也懂。

世间很多人都懂,只不过他们也都缺少机会,或者把握机会的勇敢和眼光。

来自妻子的支持比什么都重要,珍珠说出这番话,想必也是已经做好了跟他一起接受最坏结果的准备……

吕成突然间心生豪气,他也回握住妻子的手。

接着抬起头来,目光坚定的看着丁薇:“谢谢你,丁薇,你家这个装修,我愿意做。”

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跟工头说一声不去了,你那房子在哪里?咱们吃了饭就可以去看。”

……

丁薇也笑了起来。

“别担心。”

“你们真要觉得不保险的话,那两个人也不必完全在一起。吕哥你去装修,嫂子完全可以像她之前计划的那样,做个小生意,摆个摊。”

“卖早饭还是卖水果都行,最起码就算做不成,也还有另一方面的支撑。”

她开玩笑:“总不至于两面都不成吧?”

那就真的是实力的欠缺了。

珍珠猛的摇头,神情中充满自信:“不可能的,我的手艺十里八乡都夸,卖早饭绝对成!”

“嗯……”刚夸下海口,她又有点犹豫:“帝都这边……早饭喜欢吃啥呀?”

这个问题问的……

丁薇就问她:

“十里八乡的,你觉得大家有啥不吃的?”

……

珍珠答不出来。

事实上,她觉得大家伙就没挑食的,啥都吃。

丁薇也替她出主意:“咱们国家的人,只要味道好,甭管是什么,对味儿了都爱吃。”

“不过前期投入小一点的话,就做些简单的吧。包子啊,豆浆啊,粥啊之类的。只要味道好,肯定不愁生意的。”

而且包子也好带

丁薇毕竟是经历过各种小摊的,什么样的都见过,这会儿也考虑的很全面。

“租个房子,买个大蒸笼,买辆自行车,再买一个箩筐。”

“包子在家里蒸好,箩筐里裹上棉被给包子保温,直接推自行车出去卖。又简单又省事,不然真要摆个小吃摊的话,你一个人估计干不来。”

珍珠眼睛一亮。

“那帝都的包子都怎么卖的?大肉包多少钱一个?菜包多少钱一个?”

丁薇:……

完蛋,这世上居然还有我聪明薇薇不知道的事情!

〣(oΔo)〣

……

她只能老老实实的说:

“我还没在外头买过包子呢……”

在学校都是吃食堂,出门也是去饭店吃正经的米饭,等放假了在出租屋里,早饭懒得下楼,一般都是自己煮个面条之类的。

就算偶尔下楼,也喜欢更热一点的东西……

(′⌒`?)

这小姑娘刚才说的那么有自信,珍珠其实还是觉得有点压力的。

想想看,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厉害,但这会儿还有她不知道的……

珍珠突然也放松下来,扑哧一笑。

她今年也才三十多岁,身上还带着怀孕时养出的丰腴,皮肤也没有城里女孩那么细腻光滑,但此刻笑起来,竟还有那么几分明艳大方的气质。

“没事,”她说道:“等我安顿好了,我去附近菜市场和早餐那一片逛逛,大概就知道了。”

……

夫妻俩一旦做了决定,行动力也都超高。

丁薇其实很欣赏这种人,她平常也是如此,没定计划之前,随便浪都可以。一旦定了计划,就不喜欢那种拖拖沓沓的感觉……

没有效率不说,心里压力还非常大。

至于说赖床算不算其中一种……

那“回笼教”的事儿,能叫赖床吗?叫修行。

不过也因为心里存了事,所以这顿吃来的午饭也吃的相当快节奏。

丁薇是已经吃过了的,这会只要了杯豆浆在那里慢慢喝。但眼看这夫妻俩狼吞虎厌,她也不由有点心惊:

“慢点慢点,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

嘴上说不急,但夫妻俩又饿又心急,五分钟不到,两大碗饭都吃的干干净净,桌上点的三个菜也全都扫下肚了。

毕竟坐火车过来要二十个小时,虽然带了馒头和鸡蛋,但是没有油水,吃再多也觉得不顶饿。

小饭馆的菜浓油赤酱,相当下饭,两人自然是没忍住。

……

珍珠看着菜单还有点心疼。

“这菜卖的真贵呀……”

不好好工作,在帝都连饭都吃不起。

其实丁薇找的这小饭馆菜价只能算是平常,但珍珠是用老家的物价来衡量的,而且习惯性在心里把它们换成原材料的价格。

对比起来,自然很有压力。

这么一想,她又对接下来的租房价格心惊胆战起来。

这么一来,自己不拼命工作,可怎么养得活这一家哟!

……

果木介绍的她们的单位房,年底丁薇将手续办齐后就拿到了钥匙。

同小区里也有不少人已经拿到钥匙了,但还有一部分人因为钱没凑齐,所以暂时还没拿到。

单位就是这点好,有时候实在不方便,找找人拖一拖也行。

不过如今还在过年期间,整个小区的除了一个看大门儿的,其他根本见不到人影。

崭新的五菱宏光顺利的进入,一路上除了惊起一群麻雀之外,连绿化带的树干都光秃秃的了。

……

“这小区真大呀……”

坐在五菱小神车上珍珠稀奇地看着小区里还没完全长成的绿化,对一栋栋的高楼赞叹道。

丁薇解释道:“这属于单位房小区,其实绿化和物业做的都相当一般,面积也不算大,真正的大小区,开车绕几圈都得半小时了。”

“这么大吗?”

夫妻俩坐在后排,丁薇从后视镜里看了看目露憧憬的吕成,这会儿开玩笑道:“吕哥,你在那工地干活,应该知道你自己的小区是有多大吧?”

这个吕成倒是能回答的上来:

“我盖的那栋楼,主体已经盖好了,但是听工头说的编号,剩下的加上二期,还没盖好的都排到七十多栋了。”

七十多栋,哪怕不全是高楼,这小区也大的不行吧!

珍珠的内心一片火热——

天哪,这城里的老板这么大方吗?!

只是一点小事,就送这么好的房子。她原本在老家里想着,也就跟市里的那种单位房差不多的。

可怎么听大成形容,感觉这小区这么好呢?

更何况吕成还在旁边说:“工头他们都说,观山的楼和绿化做的都是特别好的,就是要交的钱也高,交了房子还得交什么物业费,什么基金,还有税也得交……”

想想又是一大笔钱,真的好惆怅啊。

珍珠在旁边捶他一下子:“你怎么就不知足呢?”

“白得一套房子,你还挑剔人家收物业费,交!只要政府让交的,咱们统统都交!”

当着丁薇的面儿,吕成有点不好意思,这会儿只能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意思来意思去,当真挺有意思的。

……

丁薇却知道,珊珊的大哥出手豪阔,根本不是吕成所知道的一套房子,而是上下两套。

但这会儿就不必她来多嘴了,只是尽可能的给他们提个醒:

“帝都的房价一直在涨,因为孩子上学都要学区了,大家为了孩子,也不停的在买更好的学区的房子。”

“所以吕哥,你想让孩子有出息的话,手里的房子不到山穷水尽,尽量不要卖。”

“我琢磨着再过十年,你这房子的价格就该翻个十倍了。”

现在房价都很高了啊!

吕成有点不相信:

“两倍有可能,十倍我琢磨着不太行。大家伙都买不起房子,不吃不喝也住不上屋,国家也不能眼看着百姓这个样子的。”

……

珍珠却是对丁薇很是信服。

想想看,年轻小姑娘有本事,还有车——甭管什么五菱不五菱的,她觉得有车就很了不起了。

再加上说话办事儿都很有主意,怎么说肯定比他们俩要强得多。因此听着丁薇的话,她也琢磨着,然后推了推丈夫:

“你别说,大成,我觉得还真有可能。”

不过她心里默默在想,可能没有十倍,但是五倍肯定是有的。

……

她掰着手指头给丈夫算:“咱们上学那会儿,在村里盖个屋一千块钱就够了。现在在村子里盖房子,最起码得个三五万。”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啊!

“距离咱们上学那会儿才多少年?这就翻了又岂止十倍!”

说完她又惆怅地叹了口气:“唉,钱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吕成也沉默了。

……

怀揣着种种忧虑和希冀,珍珠甚至还琢磨起来:

“你说咱们欠老乡那些钱,近一点的也就欠了半年,远一点的都签欠了两三年了,回头还钱,是不是还得加利息啊?不然人家存银行里也能有不少钱……”

吕成拍拍她的手:“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咱娘之前都有安排,每家的欠款都是算上利息的,零头就直接补整。”

要不然,就他们这个一看就没什么期望的家,村里人哪舍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借钱呢?

还不是想着,这人品跟银行里比着也不算差。

吕成又叹了口气。

说白了,有时候人品和留给人家的印象,比银行还靠谱呢!

毕竟自己家大难,银行帮不了忙,但乡亲们却认可他们这个家的风气,主动愿意借钱。

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管什么时候,不能忘了这些恩情,也不能忘了大家为什么借钱给他。

……

就像丁薇信任他,张口就是五万块钱,还不是也认可自己的人品?

他一定会时时记住这件事儿,装修房子也肯定帮她办的好好的,哪怕不挣钱,也不能坏了自己的品格!

……

吕成的所思所想丁薇是不知道的。

这小区开车进来并不算远,丁薇很快就找到了自己买的那栋房子,从包里翻出钥匙来。

“走吧,在十六楼。”

夫妻俩对电梯很是打量了一会儿。

珍珠出了电梯,还觉得有点儿发晕。她也不是没坐过电梯,但是市里的电梯都矮的很。

医院里倒是有电梯,但她没来过呀,那段时间在家照顾孩子呢。

她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似乎自己是乡下人没见识。转眼一看吕成确实很镇定,毕竟陪着老父亲住院,每天来回跑也习惯了。

珍珠深吸一口气:以后得多见识些新的东西了不然一说话啥都不懂,以后夫妻俩还怎么聊?

她的不自在丁薇看在眼里,但丁薇却知道,坐电梯发晕,不分什么乡下城市,主要是习惯了,后期感觉就会好一些。

于是主动说道:“这楼层选的太高了,我最开始坐电梯也不习惯,总感觉晕晕乎乎不舒服。”

“不过后来有事上上下下的,慢慢也就习惯了。”

珍珠也松了口气,不由对丁薇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吕成:???

他什么也没察觉,根本不知道珍珠还有这种自卑的小心思,这会儿就傻乎乎的说道:“是啊,一开始不习惯,习惯了之后比走上楼舒服。”

……

此刻丁薇已经打开了房门,珍珠看着这宽敞的屋子,这会儿不由怦然心动。

——“这屋子真亮堂呀!”

那可不,楼层高,今天天色也好,再加上屋里什么都没有,一点遮挡都没,能不亮堂吗?

窗户处都有玻璃封好了,珍珠小心翼翼地贴近,往下一看,不由腿也有些软——

“就是太高了,万一玻璃不结实……”

丁薇没说话,只是看着吕成。

吕成是真真正正跟过装修队的,这会儿解释道:“装修一般得会换窗户……”

他伸手敲了敲阳台上的一圈栏杆,这会儿对丁薇说道:

“这栏杆质量不好,虽说家里用也够,但是我觉得在这种地方还是以结实为主。”

“到时候家里还需要吗?不需要的话就拆了不要,外头加防盗网。需要的话就再花钱换个好的,毕竟高楼安全最重要。”

他多少也知道丁薇应该是不差钱,这会儿也是想征询一下对方的意见。

丁薇想了想——这房子到时候是要租出去的,万一出什么事故可就不好了。

于是点头:“换,栏杆换结实的,另外外头做一层隐形防盗网,双重防护。”

毕竟,谁也不知道家里熊孩子会不会爬上去。

“应该的,应该的……”吕成连连点头。

珍珠在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看,吕成却是踏踏实实的用脚在地上量着大概尺寸。

他没有带卷尺,这会儿几个房间走个来回,心里也快速算出了面积:

“差不多有一百四十个平方吧?”

丁薇点头,这会也大概看出吕成的真本事了。

她知道,有些装修师傅走两步就能量出面积来,但是吕成却是什么都不用就算出来了。

换成一般人,四室两厅一厨二卫,这么多房间挨个记过来,就有些头痛了。

“其实这房子只有一百二十平方,但是单位房嘛,没什么公摊,加送两个阳台,确确实实有一百四十平方了。”

“这房子我准备装修了租出去,吕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吕成原先的眼界囿于本地城市,但是他也在帝都干了几个月了,闲暇时听老乡们聊天,也知道许多。

那些信息在他脑海中迅速织成一张大大小小的网,有用没用的,他几乎都记下了。

这会儿当然也知道,这种房子,一个单间一个单间的租出去都很抢手。

他琢磨了一下:

“这房子如果租出去的话,想要简单装修,最大的花费也就是改水电和地板。整个屋子三万块钱能全部弄好,部分家具家电可能你得自己买。”

毕竟一百四十平方,面积是扎扎实实的,有些地方不能省。

他怕丁薇觉得贵,毕竟这年头很多人装修自己的婚房也不一定能花到三万,于是仔仔细细的解释:

“毕竟是要租出去的,如果房子水电有问题,不是跳闸就是烧坏了或者是漏水,到时候改起来不仅麻烦,还很耽误事。”

“万一影响到楼下的,说不定还要赔钱起纠纷,所以这方面我不建议省钱。”

毕竟水电做好了,几十年都不用管。

他说完这些,看丁薇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又有点忐忑。

主动说道:“我看现如今地板用的都是瓷砖,我是按我们那城市的瓷砖价格来算的,铺瓷砖的话,就比较贵一些,如果只是想做水泥地面……”

他想了想,认认真真的解释道:“做水泥地面,看着不够档次,也不够敞亮,租房子不好要价格,我觉得还不划算。”

……

丁薇是真的服气。

只是一个房子装修的问题,他都能把主顾的需求方方面面都考虑到,挺好的。

她点头:“行,那就照三万块钱来做,这些不容易动的地方都弄好一些。”

吕成又问她:“那这房子是准备整套出租还是单间出租啊?”

丁薇还真没考虑过这事。

她只考虑过以后把房子租出去,可能是附近陪读的家长。

但是这会儿经吕成一提醒,却突然想到——

对啊!

这单位房基本都是住的一大家子,因此房间虽小,数量却多。

四个卧室,最小的那个才只有八个平方,最大的那个带阳台带卫生间,足足三十多个平方……剩下两个卧室都差不多,十五到二十平方。

这么算来的话,其实单间出租好像更好呀!

只不过如果顾客群体定位好了,可能装修成本会高一些。

但这对丁薇不是问题。

她甚至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自己这是十六楼,说不定带孩子的家长们不愿意住这么高呢。

脑海中的念头千变万化,吕成和珍珠却已经开始琢磨着这房子装下来最低要花多少钱了。

多看两遍,再对比一下采光的位置,吕成心里就有大概想法了。

而丁薇此刻也做出了决定。

“单间出租,我打算都做单间出租。”

随着时间越久,帝都的房价越贵。

十年二十年后,那些在帝都上班的人租六个平方,八个平方,十个平方的鸽子笼不在少数。

就哪怕是现在,只要租金便宜,房子也根本不愁出租。

她打听过了,像这样一套房子整租出去,拎包入住,一年也就三四万块钱。

但如果隔成单间,轻轻松松就能多收租金一两万。

至于说操心?

根本不操心的,到时候直接委托给中介就行了。

另外,还要考虑一点——这房子太大了,能够租得起这样一套大房子的,有很大的可能并不缺钱买房子。

整租的定位对这套房子来说并不合适。

她把自己的想法跟吕成一沟通,两个人合计一会儿便得出了结果:

“这个主卧太大了。”

吕成跟她分析:“如果是做单间出租的话,我建议把这个大主卧隔开,一套是带卫生间卧室和阳台,一套只有卧室和阳台。”

这样就多出一个卧室来。

另外,由于丁薇是打算单间出租,所以他主动提议,把每个房间的门换成防盗门,房间里要尽可能的打上衣柜鞋柜。

这点丁薇是赞同的,毕竟房间太小,家具可能不太好买。

为了节约空间,她跟吕成形容那种半嵌在墙体里的衣柜和翻斗式鞋柜,再加上悬空书桌等等,尽可能的节约一切空间。

这年头儿,城里的房子都大,吕成还真没想到有人能把节约空间做得这么淋漓尽致,不由很是佩服她的想法。

丁薇心道:她这算什么?

后世寸土寸金,大家哪个不是一门心思的往节约上头使劲儿?

另外,床架也需要吕成来打,最大的一米五,最小的一米二,这些吕成自己都可以做到。

而丁薇的要求只有一个:

“质量要好,插座要多。”

现在家家户户的家电还没那么多,但是再过几年,家里插座不够的困扰,估计伴随着所有的家庭。

插线板乱七八糟又容易出事故,所以还是插座提前留好最方便。

单位房的物业管理没有商品房那么严格,只要不动承重,基本上是可以随意改的。

丁薇见过的装修模板挺多,网上视频也看了不少,可真正实打实的装修她还没做过,因此也就不再多纸上谈兵了。

她只把自己的要求说一下,剩下全由吕成自由发挥。

总而言之,一个人住需要做什么,需要什么东西,这边尽量都给备好。每个房间的窗户都一定要装上防盗网,防的不是盗,而是安全。

……

吕成心里明白。

两个人一番沟通,也觉得可以做到。

但是……

“这个预算……”

他不是第一次做装修,要钱当然也不是第一次。但是面对丁薇,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实际上他以前干的那个装修队,很多时候主顾一开始都是不给钱的,或者干到中途给一点钱,剩下的全是老板来垫着。

毕竟都是亲戚朋友们介绍嘛!

有些时候,完工了就能收到款项。

有些时候,碰到那无赖,拖几年可能这钱都收不回来,这时候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这也是很多靠亲戚朋友介绍的装修队伍,最后挣不来钱的原因。

因为一笔装修费掏出去,迟迟收不到回款,或者说等个十年八年的才能收到,那时候,钱已经不是那么算的了。

他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努力干,坚决不能再欠别人钱了!

……

……

给钱,丁薇自然是没有担心的。

首先,吕成的人品她是认可的。其次,如果她看走眼了,吕丽在学校总是跑不了了,一查籍贯,除非他们这辈子不准备出现,不然根本跑不了。

但是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

倘若将全部的装修款都交出去,万一出什么事呢?

丁薇愿意给予信任,可不代表她不会防备。

不过这个好办,拨款和要账嘛,熟练!

她主动提起:“要不然这样……”

“前期工作不是还要做一段时间吗?吕哥,你先去市场转转,看看大概需要多少钱,等最后预算出来了,我分批次给你钱行吗?”

“比如装修前给百分之二十,中途再给两次百分之二十,完工检查后再给百分之二十。”

“相应的,你要负责这房间里,所有经你手的故障维修。”

这已经比那些没什么保障的装修客户要好的太多了!

吕成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帝都这边的材料我还不知道多少钱呢,我得去打听打听。”

他一个人初来乍到,去市场自然是打听不出真实价格的。

但是别忘了,他是有老乡的。

工地上各种材料需要那么多,请工头多吃几顿饭,打点一下,人脉自然就出来了。

这一点,作为成年人,吕成还是很清楚的。

……

他们在这里商量,珍珠却没有多嘴插话,而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打量,甚至中间还出去坐了两趟电梯,在楼下转了转。

等到丁薇和吕成终于商量出结果来,她这才跟着大伙一起下楼。

坐上车的时候,她跟吕成讲:

“大成,咱俩一定得拼命,你看这小区多好呀!这大城市里生活真好,咱以后一定得让孩子也到这里来生活。”

吕成也点头:“我知道。”

……

装修这件事情既然交代出去了,丁薇心里也松了口气。

最迟年底,她应该就能收到房租了。

虽然房子还不多,但是这也变相算是一个小包租婆了吧。

这么一想,心情真好呀,仿佛距离前世的梦想又更近了一步!

但是根据她的高要求,装修房子又要花出去好几万,前后估计得小十万打底了。

唉,再加上网站投资,二十万只是初步预算,真要是做起来,很有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需要花钱的。

前前后后加起来……钱啊,都是钱啊!

她思来想去,好像最近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干脆回去接着写吧!

至于之前说的什么放慢节奏……

唉,这不是假期吗?假期就要多干点活啊!

等开学了,开始学习了,再放慢节奏吧。

想想她的《交换人生》也已经写到后半部分,争取开学前将它收尾。

到时候再开一本的话,心里也就不那么急切了。

就是陈思雨偶尔还能见到上网蹦嗒,但白珊珊怎么回事?

QQ永远是不在线。

偏偏她人在港岛,这年头想往那边打电话,其实挺难的。

但想想白家那么多人,她是放假跟家人在一起,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想来想去没个结果,丁薇干脆停下自己繁杂的思路,深吸一口气,重新打开了文档——

《交换人生》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