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th 8月2021

富二代黄版本下载安装

by admin

各州骑士分部的部长不会前往镇京城观看比赛,这些老大们进了都城就什么都不是了,选手的比赛他们也参与不了,所以只是派遣一名亲信作为代表前往最关键的一点,这些州骑士公会的领导者都不是本地人,国赛所涉及的利益与他们无关,他们乐得作壁上观。

骑士大赛的真正利益攸关方早就在镇京城里角力,骑士总会内部大大小小的会议不断在召开,每天都有利益交换或妥协。

藤炎这种郡会长的小角色还没资格参与其中,元老院的三长老才可以担当下棋的人。姜家今年掌握不少可以交换的筹码,绝不会让丁馗在这场博弈中吃亏。

就在国赛小组赛抽签的前夜,少典国魔法师总会突然公布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他们组织了一批年轻的魔法师,想与打进骑士大赛决赛的选手们做一次交流。

魔法师总会不甘寂寞来骑士大赛上凑凑热闹,这种情况历史上偶尔会发生,往往是当时涌现出一批的魔法师天才。

魔法师的数量远比骑士数量少,所以很难每隔四年举办一个次国性大赛,但魔法师总会也想通过类似比赛锻炼年轻的魔法师,这几年少典国各地出现了不少的天才魔法师,这让折太玄会长欣喜不已,他决定从中挑选出一批年龄在十八岁左右的,与国内最优秀的年轻骑士来一个对抗赛。

折太玄直接找到了少典时提出比赛要求,少典时并不担心被魔法师砸了场子,还很高兴有人帮他检验这批骑士的成色,两位七级大拿就这么把事情定了下来。

上面嘴皮子一动,下面就要跑断腿,原本已经定好了骑士大赛决赛阶段赛制又要面临更改,这次赛制更改多了魔法师总会的人参与,之前各方妥协好的方案一下子被推翻了,导致本次骑士大赛充满了不确定性因素。

十月六日,小组赛抽签草草地在骑士总会议事大厅举行。

方式很简单,十块金牌倒扣在一张圆桌上,选手按照州赛排名上前选取。

第一轮是所有州赛第一上前,第二轮由所有州赛第二选,如此类推,丁馗被安排到了最后一轮。

因为一到十的金牌是无序摆放在圆桌上,每名选手只能拿一块,谁拿到什么号牌完凭运气,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

美女公主裙置身梦幻庄园

第一轮抽完,十大种子选手确定了分组。

罴王州的少典飞果然抽到了一号金牌;

海林州的姚盛抽到了二号金牌;

南沼州的孔仁抽到了三号金牌;

中望州的龙坦抽到了四号金牌;

河西州的白真抽到了五号金牌;

海山州的木然抽到了六号金牌;

临海州的轩辕超抽到了七号金牌;

山原州的鲁旨抽到了八号金牌;

西海州的列凡抽到了九号金牌;

阳元州的龙双抽到了十号金牌。

国赛就是国赛,要比州赛和郡赛大方多了,选手抽到的金牌可以带走,拿回家留作纪念好还是卖掉也好任随君便。这金牌可是纯金打造的。

骑士总会准备了一百块金牌,每位选手们都有一块,在小组赛结束前可不能把它卖掉,要凭借金牌到相应的场地比赛。

轮到丁馗抽签时,一名工作人员在他身后小声说道:“抢那块离你最远的金牌。”

这也太直接了吧,作弊手法这么不讲究啊,万一我抢不到怎么办?

丁馗是被雷到了,当然他觉得不会有人用这么低端的手段坑他,抢那块离他最远的金牌不是坏事。多数人会拿比较近、较为顺手的金牌,没人和丁馗去抢最远的一块,他顺利地拿到了最远的那块金牌。

“又是三号,这也太巧了吧。”丁馗看着手上的金牌,上面的数字让他太熟悉了,郡赛的时候他是三号组,州赛的时候也是三号组,最后到了国赛他还是三号组。

抽签结果跟之前丁馗的预料差不多,中望州有三对分到了同一个小组,第一名的龙坦和第三名的杨瞻抽到了四号金牌;第四名的公孙祈和丁馗同组;第六名的荀乐和第九名的种怿一起抽到了十号金牌。

这次分组对中望州大为不利,龙坦和杨瞻相遇可以说硬生生挤掉一个小组第一的可能在中望州人眼中,三大热门以外实力最强的是丁馗和公孙祈,两人都分到了三号组,内耗不可避免;荀乐和种怿是前五十的有力争夺者,跟夺冠热门龙双一组,还有实力强劲的杨冕,至少有一个要掉入后五十的排名。

除中望州外,对抽签最为不满意的是南沼州。

孔家嫡系孔仁挖空心思,特地从镇京城转到文国郡参赛,好不容易在南沼州拿到第一名,获得珍贵的种子选手一席,结果小组分来了有实力跟他竞争的丁馗和公孙祈。

文国公孔家在十大公爵里的排名不低,但斗气相对弱一些,排名可能只比兴国公范家和律国公包家稍微高一点。

孔仁以嫡系子弟身份可以力拼一下旁系的公孙祈,胜算还是偏高的,可是赛前偏偏传出,中望州第十的丁馗和姜操实力相当,不提消息是否有水分,孔仁感到了很大的威胁。

少典国开国之初,十大公爵的祖先都是领军大将,手中至少有一个军团;建国后战争减少,军队的数量开始削减,一部分公爵转去政务院担任文职。

孔家、包家、姚家和范家由于问题,骑士方面实力略低,家族重心转向政务院,斗气传承只对嫡系子弟和有天赋的旁系精英开放。时间一长,这四家的子弟与另外六家拉开了距离,这种差距在骑士大赛上体现得最明显。

包家和范家在这届骑士大赛上竟然没有一个打入国赛,嫡系子弟出现断档,旁系子弟没有人才也是重要原因。

尽管有多方不满,但选手们抽签完毕,分组情况已确定,想获得好成绩只能靠选手个人实力说话。

藤炎和雷偈在护国侯府焦急地等待,鲁基老神在在,要淡定许多。

“你这当师傅的好像一点不在乎。”雷偈这么说其实想在鲁基身上找安慰,丁馗每赢一场比赛都是帮助黑土城创造历史,他比丁馗还希望能抽个好签。

“男爵大人对自己的弟子有信心,我们对丁馗的了解不如他,只能在这干着急。”藤炎对鲁基保持了足够的尊敬,他打过一次打仗后,很清楚鲁基这个水寨大统领有多厉害。

“黄金水道”的水寨是王国第一水寨,那里驻军的战斗力可比藤炎率领的师团强悍太多了,鲁基任大统领期间无一败绩,领军能力属王国一流水平。

“无论丁馗分到哪一个组,都不及州赛决赛阶段难打,他对上中望州的选手我尚且不担心,现在对上其他州的选手有什么好担心的。”鲁基看得比较透,中望州的总体水平高于其他州,在小组赛顶多碰上一两个难缠的对手。

这时丁馗刚好回到家里,看到客厅这几位长辈,赶紧上前一一行礼,在藤炎的催促下介绍了抽签的情况。

“这运气一般般,孔仁实力且不说他,公孙祈据说败给三大热门后,在家埋头苦练,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就不干别的,他要突然晋级破盾骑士我不会觉得奇怪。”雷偈明显有在收集选手们的情报。

“孔仁原本在都城,四年前才转去了文国郡,为这次骑士大赛做了精心的准备,他能横扫南沼州,实力可见一斑。唯一庆幸的是还没传出他晋级破盾骑士的消息。”藤炎补充了孔仁的资料。

“能成为州赛第一的没有一个平庸之辈,至今没有传出谁晋级到破盾骑士了,换一个小组其实都一样。这不,魔法师公会要派人跟我们交流,小组第一出线还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情况。

一场场来吧,能打赢的我绝不放水,赢不了的就那样吧,尽了力就行。”丁馗没有给自己定下硬性的目标,每个小组的前三有机会进入决赛,他不一定非要争第一。

“这次你用‘月殇’打小组赛吧,没有必要保留实力了。实力相差不大的比赛是比基础,基础是长期训练的积累,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提高的。”鲁基的风格偏稳健,不太喜欢出奇兵,建议丁馗用稳妥的方案对待小组赛。

“孔家有没有名剑?”丁馗问。

“有,”藤炎肯定地回答,“剑名‘正罡’,但很多年已经没有出现过了,而且用名剑参加骑士大赛违反孔家的家规,孔仁不太可能使用。”

“我大概能懂,剑名就能体现剑性,用作交流性质的比赛,也发挥不出‘正罡’的威力。”使用“月殇”有段时间了,丁馗是在场最了解名剑的人。

“那好,这两天训练量减半,对战训练停止,你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多想想自己的缺点,写一份心得给我看看。”鲁基不愧为一位名师,他指导的方法很有针对性。

丁馗首先要完善自己,不去考虑对手的问题,可以减少来自未知的压力。

Off